关于物质、生命与意识的相关问题(上)
2009-05-06 14:36:54
  • 0
  • 1
  • 0

关于物质、生命与意识的相关问题(上)

作者 苟文俭

最近,一位资深美籍华人物理学家向作者推荐了一组文章,对物质、生命、意识及其相互关系做了探究,作者在阅读这些文章时认真做了思考,并针对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四篇文章写成了该文,特别发布于网上,期待感兴趣的网友指正或参与讨论。

◎ ◎

一、在《粒子及其质量计算》一书表述的I-V模型中,相关的知识要点。

1、在I-V模型中,实在的客观之物称是客体,它不仅有由质量或能量量度的物质,也还有客体广延性构成的特定空间,及能够实现相互联系的联系行为。即I-V模型中,物质不单独构成实在性的客观存在之物。

2、客体的联系行为,也传递了客体实现存在的具体方式,即客体存在内容,对此也称是物质信息它们都形成于由真空基本单位传递的真空信息的不同组合

3、由于客体联系行为可以在不同介质中传播,也即反映客体存在内容的物质信息可以在不同介质中传播,这不仅可以直接构成客体之间在相互联系中的相互感知与相互选择,在始终保持了真空组成单位有正常存在的条件下,客体之间特定的相互感知与相互选择就可以程序化,当在这种程序的支配下基本客体单位组成了高度组织化的复杂系统时,若也具有了生命特征,就产生出了原始生命,此时客体之间程序化的相互感知与相互选择,就以细胞DNA动态生长程序的方式表现了出来,并在不断完善的过程中产生出了生物智力。人类智力是高度发展的生物智力。

物质信息反映的客体存在内容、离开客体自身传递具有的抽象性,这不仅产生了生命与人类智力,也是人类对客体存在进行测量与主观描述、实现客体存在可理解的依据。

4、在I-V模型中,客体传递组合的真空信息(即物质信息)、就是生命与构成生物智力的意识的起源,因此就可以认为:任何客体也都必然与生命和意识相关,物质世界不存在与生命、意识无关的客体,否则物质世界就会有始终不可理解的存在之物。

由于生物智力是细胞DNA动态生长程序高度完善化的结果,因此进一步还可以认为:我们自身与生命、意识是不可分离的三元统一体;我们自身就是有生命特征的客体,意识就是我们的一个必要的生命特征,它决无可能独立于我们的个体。

5、在I-V模型中,我们自身意识的具体内容,就是由人体细胞DNA动态生长程序支配的脑神经活动、在人的感官系统及个体存在中的反映,其本质类似原子中量子态的电子运动在原子个体实现存在中的反映、就构成了原子能级跃迁没有本质区别,但人脑神经活动在感官系统及个体存在中的反映,其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量子态的电子运动在原子个体存在中的反映。

二、一篇网文提出来的相关问题。

该文中说:“我们不能认为有与生命意识无关的所谓客观物质,不能认为生命的起源是无生命物质在天然随机化学合成中造成的”,“我还是认为物质与生命、意识是三元一体的,其中有低级与高级之分。要是物质没有与“智慧”和“生命”在一起,怎么能“进化”出有智慧的活人呢?”

该文的这一见解,个人认为有的观念具有合理性。如果把“物质”视为有物质的客体,依照I-V模型则有:(1)客体传递的物质信息就是生命与意识的起源,不会有与生命意识无关的客体,物质(客体)确实总是与“智慧”和“生命”在一起;(2)有智力的生物,就实现了“物质与生命、意识”的三元一体,这是客体之间相互感知与选择高度程序化的结果,因此“物质与生命、意识”的三元一体并不普遍实现于一般客体。

只有组织化程度达到一定高度的客体,才具有生命、意识这样的存在内容,这是客观事实。因此物质(客体)就只能具有产生出生命与意识的机制,即有形成“物质(客体)与生命、意识”三元一体的机制,而不应当是任何客体,都是高低级别不同的这种三元一体。

三、文章《实证科学受冲击 新的世界观正在出现》的相关问题

1、对量子力学(QM)的量子纠缠问题。

QM对量子纠缠的解释是:如果有两个粒子系统,一旦你去测量一个粒子,另一个粒子的量子态也就立即被确定了,但在测量之前却是完全不确定。1935年薛定锷称量子纠缠态是QM的本质。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爱尔兰物理学家约翰·贝尔把经典概率理论用于粒子自旋进一步证明:一个粒子对于另一个粒子自旋依赖的相关性是即时发生的、非定域性的,并提出了著名的、对这种证明做定量化分析的贝尔定理。

在QM形式化数学表述中、“量子纠缠”来自什么样的物理实在,QM有答案吗?显然没有!对一个没有物理内函的这种数学表述,凭什么断定现实世界就一定存在?而且,自旋的形成(注意:不是自旋)并不服从现实世界的任何物理规律,经典概率表述的事件相关性受随机规律的支配,微观世界粒子自旋的相关性与普朗克量子h的构成情形决定,不受随机规律的支配,对它们使用相同的概率规律并没有任何逻辑依据。因此,贝尔的结论根本就没有证明:在一般的常规条件下,任意距离的不同客体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相关性,而仅仅只是根据特殊条件下,使用概率规律构成的粒子自旋相关性、对QM的“量子纠缠”这种抽象的数学表述做了完全主观化的诠释。由此也就可以非常肯定地认为:世界上凡是验证贝尔定理的所谓其它量子纠缠的相关试验,也都没有从实质上证实量子纠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因此,我们在理论中进行某种论证时,QM的量子纠缠并不是可靠论据。

2、关于现代科学的实证观。

该文认为:现代的实证科学就是“把物体分割成越来越小的个体,认为通过研究这些个体就可以认识整体”的观念,认为“实证科学甚至把人也当成象机器一样来处理,西医的‘头痛医头,脚疼医脚’用的就是这种方法”。

我认为这是对现代科学实证观的误解。把“物体分割成越来越小的个体”研究思想,是“原子论”或“还原论”思想,它也属于科学的实证观,而现代科学的实在论观的准确含义,是指自然科学理论应当以实在的现象事实为依据,论证结果又都应当被事实或实验所证实。

3、关于“意识是物质的一个基本特性的问题

还是把该文的“物质”视为有物质的一般客体,由于意识总是与有智力生物的脑神经活动联系在了一起,因此意识就决不是一般客体(物质)的一个基本特性,即不能说“意识是物质(客体)的一个基本特性”,但一般客体(物质)实现的存在中,又都具有可以产生出意识的机制。

4、关于“意识难题”。

根据该文的表述,“意识的难题”是指体验与感受的问题,例如对颜色、味道、明暗等等的感受,对价值观的判断等等。“意识的难题”的核心是:意识是从物质中突然出现的,还是万物皆有意识?对此主流科学并没有解决。

对人类来说,颜色、味道、明暗等等感受,涉及了人脑神经系统、感官系统及个体存在,是人体在区别不同环境时、人脑神经活动在感官系统及个体存在中的一种反映,它既没有从物质中突然出现,也不是万物皆有的。

认为“物质决定意识,意识是在物质中产生的副产品”,这种把物质与意识对立起的二元论观念,显然不正确。物质与意识的关系是:有物质的一般客体都包含了可以产生意识的机制,而由于有智力生物的意识形成于肌体不同结构层次之间的相互关联,因而是有这种特殊相互关联的客体实现存在的一种属性,而不是一般客体实现存在的属性。

实际的事实是:(1)由于电子与质子具有单一的永恒存在,这就充分证明微观粒子不具有生命与意识;(2)在QM的数学表述中,量子纠缠根源于粒子物质波的随机性,表述的是同一层次客体之间的可能关联,与意识形成于生命体不同结构层次之间的相互关联有根本差异。

综合上述论述,该文认为“如果认为意识是物质的一个基本特性,…在一个侧面证实了微观粒子具有意识”、‘量子纠缠关系’…和人的意识相似”,这些都仅仅只是没有任何依据的主观臆断。

5、关于天人合一

中国传统的哲学、科学、医学等等都是整体观,讲“天人合一”,其核心是指人与自然是融为一体的,并非是从根本上就承认了精神的重要作用,也与万物皆有灵的佛学思想表述的内容完全是两回事,决非指物质和精神的同一性。

当代的现实是:在微观与宇观、在专门学科与整体研究方向上不断发展的科学理论,并没有提供科技与人类信仰之间的界限将会消失的任何证据。

接《关于物质、生命与意识的相关问题》(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