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我国学术理论创新的评价标准吧
2009-06-04 11:13:44
  • 0
  • 0
  • 4

作者 苟文俭

2006年岁末,在香港凤凰卫视中文台组织的“伪科学”辨论会上,对怎样评价学术理论创新,国家最权威的中科院的一位专家谈了他们遵循的如下四个原则(根据看电视节目后回忆记录,不是该专家的原话):

1、看是否是从已有理论的某个原理推导出来的。

2、看是否经得起逻辑证实,即是否有数学演绎论证。

3、看是否有实验事实支持,即是否被实验验证与证伪。

4、看是否在主流核心期刊上公开发表过,是否能得到了大多数同行认可。

这位权威专家的标准,也许他认为是非常充分,但不论是主观的负责态度,或是客观的学术水平,如下显而易见的理由表明,都与学术创新的要求存在巨大差异。

1、历史上,如经典统计力学、量子力学、相对论等等,每一个新观点都不是从当时已有理论任何原理推导出来的;这位权威专家的第一个标准具有绝对片面性。我们知道,爱因斯坦在发表狭义相对论时,就连任何参考文献都没有,难道我们也就因此不承认狭义相对论是创新理论么?

2、历史上解决“是什么”问题的新观点,从来都不是演绎论证的结果;实际上,“是什么”问题解决的是构建形式化理论的逻辑起点,这也根本就无法用数学来做演绎论证。数学只有在“是什么”的问题都明确的条件下,对描述对象的表述才有效。这位权威专家的第二个标准,也并非都适用,同样具有片面性。

3、这位权威专家的第三个标准完全是对的;但如果提出新观点的人没有任何实验资源,谁又能为他做实验验证?没有实验事实的支持,是否还应该考虑实验条件可能还不成熟这种情形?

4、主流核心期刊传播的都是主流和时尚,对有悖于主流和时尚的新观点,主流核心期刊能发表吗?主流核心期刊不发表,又怎样能被同行认可呢?特别是我国的一个重要现实是:主流核心期刊总是要维护今天的主流和时尚,若要它发表有悖于此的新观点,这无疑等于是要去砸编辑们的“饭碗”。因此,这位权威专家的第四个标准虽然有道理,但给人的是一种“站着说话不腰痛”的感觉。

想想我国这位权威专家所宣称的判定学术理论创新的评价标准,很容易弄明白他的潜台词就是:只要是正确的,别人承认了的我们就一定认同

但实际上,国家对科学研究的态度也并非就遵循了这位权威专家所说的标准。我们知道,超弦就没有被实验证实,也受到许多最权威理论物理同行的猛烈批评,但国家科学研究的主流却总是认可、而且也耗费了人力财力正在做探究。

说到底,中科院的这位专家所说的上述标准,其实质就是尾随他人,不化任何力气,不承担任何风险,舒舒服服的做“裁判”。

我国主流科学学术界的现实表明:一些权威专家作为国家科技界的技术官僚,他们虽然掌控了科技资源,充当了“科学裁判员”,但并不一定是高明的忠于职守的好裁判员。

普朗克在他的《科学自传》中谈到:一个新的科学真理的胜利并不是靠使它的反对者信服和领悟,还不如说是因为它的反对者终于都死了,而熟悉这个新科学真理的新一代成长起来了。

在当代的中国,如果对某个有效的创新科学理论,不能被今天国家的“科学裁判员”们认同,当这些 “科学裁判员”们“都死了”后又得到了事实的承认,这虽然也是历史的重演,但确是我国科技事业的不幸。

【注】:该文摘自作者新著《粒子及其质量计算》第一章第十一节。

完成于2009-6-4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