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命题荒谬
2009-06-21 11:42:33
  • 0
  • 2
  • 4

作者 苟文俭

特别声明:本文是从纯粹逻辑学角度、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命题做探讨,与政治毫无关系,请网友们在阅读该文时,也不要做政治上的任何联想。

(一)

我的一位很好的同事,前些年曾气愤的对作者三番五次地说:“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天天都有人这样讲;……是真理了,还用得着检验吗?我实在憋气的很!”

这位同事有时甚至还用挖苦的口吻对作者说:“我国有成千上万的专家学者,怎么就没人站出来讲一下,这是一个荒谬的命题,甚至还跟着去忽倏老百性!……你说这可不可笑?”

当时,作者并不想与他讨论这个问题,因此也就曾回敬过他说:“希特勒有个宣传部长叫戈倍尔,他就讲过一句名言,说谣言重复三遍就成了真理,你说这个真理需不需要用实践来检验?”

作者记得很清楚:当时同事对我说的这一句话,表现了会心的笑容。实际作者已完全改换了“真理”的语意指代,玩了偷换概念的把戏,是有意与这位同事开玩笑,以此来结束他在这个问题上的纠缠。

(二)

我们讨论问题,人与人之间做任何形式的交流,都必须严守这样的约定:使用的字与词汇的语意指代,应当是人们的共同约定。如说猫,它指的是什么我们都有共同的约定,怛如果有人硬要把鸡说成是猫,这就只不过是重演历史上指意鹿为马的荒谬。

根据人们共同约定的“实践”、“真理”的语意指代,我们就很容易做如下陈述。

1、“实践”:其语意指代应是人类实际进行的生存活动,字意上也有实行、履行之意。

从这个共同约定的语意指代,“实践”应有如下两个主要的特征性内函:

1)人类实际进行的生存活动有正确或错误之分,如1937年日本全面发动侵略我国的战争,就是日本民族进行的错误生存活动;对此就称是实践有正反性

2)人类实际进行的生存活动,可以发生在过去,也可以是现在或将来;对此也称是实践有时序性

2、“真理”, 其语意指代应是客观事物及其规律性在人们意识中的正确反映,它有相对真理与绝对真理、经验真理与逻辑真理等不同的分类。

从这个共同约定的语意指代,“真理”也就有如下两个主要的特征性内函:

1)因为是客观事物在人们意识中的反映,它就一定来自客观事物;对此就称是真理的客观性

2)因为是规律性的正确反映,它就一定被严格检验过了;对此也称是真理的验证性

我们知道,物理学理论的逻辑结论,不管得到它的综合逻辑多么严密,但如果还没有被严格地检验过,就只能是一种假说,而不能称做是真理。

根据“实践”与“真理”的上述共同约定的语意指代,以及它们的特征性内函,就很容易理解,“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命题极荒谬。对此作者不想做普通人难以理解的逻辑分析,只提出如下两个显而易见可以构成悖论的问题:

1、由于实践有正反性,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后打了许多胜仗,这难道就能证明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是当时的相对真理么?

2、实践检验真理,说明真理先于实践检验而产生出来,明显违背了真理的验证性,那么这个真理标准是什么?是重复的谣言?还是权势的大小?或者权威的知名度?。

(三)

再回过头来仔細品味作者同事的这些话:“我国有成千上万的专家学者,怎么就没人站出来讲一下,这是一个荒谬的命题,甚至还跟着去忽倏老百性!……你说这可不可笑?”

是呀,对一个是显而易见的荒谬命题,为什么我国成千上万的专家学者,就没人站出来讲一下,甚至也还跟着去忽倏老百性呢?

我决定写这篇帖子的最重要动因,还在于在我的探索中发现了这样的事实:现代物理理论中的一些综合逻辑结论,在并没有被实践普遍检验之前,却已视为了普遍真理,存在真理先于实践检验、违背真理验证性的明显悖论。如在量子力学中,海森堡在分析波函数的动量或能量取值时,得到了波粒子运动的测不准原理,这就并没有被实践普遍检验,但因为权威们都把它视为了普遍真理,现代物理的主流也就都视它为普遍真理而普遍使用,这就是现代物理理论探索中、违背真理验证性的最典型的例证。

看看当今的现实吧,不论是社会生活领域,还是物理理论探索领域,都存在着违背真理验证性的明显例证,往往都是权势或权威的话主宰了人们的生存活动:要么是人云亦云地跟着“形势”或“气候”、讲一些自己并没有弄明白假话,要么是受不正当利益驱动,昧着良心去进行错误的生存活动。在这个时候,我们就特别需要专家学者、特别需要社会的良知!

但在当今的现实中,我们成千上万的专家学者怎么了?我们的社会良知又怎么了?

完成于2009/6/21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